纪念劳伦斯学者普先生

本文位置:男士喷剂> 情感生活 发布日期:2020/10/12 8:05:07 阅读了

纪念劳伦斯学者普先生

昨天一早醒来发现半夜的雨夹雪变成了鹅毛雪,洁白的春雪挂满枝头,感觉是千树万树梨花开。随之阳光灿烂,雪开始迅速融化,如同太阳雨一般,房檐树梢都开始滴水,下水道开始响起哗啦啦的流水声。不知怎么就感到这样的天气很像我在诺丁汉时那样,总是夜里下雪,白天融雪,山峦起伏的校园里到处流水潺潺,这是我最怀念的诺丁汉一景。

于是就情不自禁上网查一下诺大英语系的熟人里谁又出了新书,准备去网购。我很高兴看到当年我听过几个月课的老师皮特·普里斯顿先生出了新的劳伦斯研究著作,而且是列在“诺丁汉劳伦斯研究”系列里出版的。看简介知道这本书是从文本角度分析劳伦斯的创作历程的专门著作,应该买来读读。可就在我仔细阅读简介时竟然发现普先生于去年秋天就过世了。这让我心里“咯噔”一下。我知道他退休后一直被诺大英语系聘为特别讲师,还在忙于劳伦斯研究中心的工作,发挥着余热,怎么这么小半年没查他的信息他就走了呢?人生真是无常。

于是本来是一个寻常的熟人,立即阴阳两隔了,对他的认识开始进入回忆,这才想起多了解一下这个人来。

当初去英语系听课主要是冲名气颇大的沃森教授去的,他是劳伦斯中心的招牌。过了一段时间才知道这个中心是双主任制,这另一个就是普先生。但普先生的教席是在成人教育学院。这个制度很让我好奇,但也不便好奇地打听。平时都与沃森联系,但每到博士论文进程(work in process)汇报会或其他大的中心活动时,普先生也会来主持一些场合的活动。只是半年后普先生给硕士生开的“劳伦斯与现代”的课才开始上,我也按照惯例去听,这才与他有所接触。普先生的课自然是讲得出神入化,他的音质非常好,有戏剧效果,说的是十分标准的RP,比讲话略带伦敦腔的沃森教授的英文更适合外国学生听。而且普先生经常爆出几句冷幽默的话来让人先是一愣,随之会心而笑。

他的课程几个月就结束了,最后一课是在他位于诺丁汉南部的家中上的,因为他要在课程最后请学生们吃顿冷餐,还有红酒。所以最后一课我们很是愉快加不舍,觉得这门课应该再长些。普先生家中养了几只猫,这些猫就在楼梯上飞快地上下窜动,时不时还要跳到身上撒娇。其中一只老猫已经是耄耋年纪,但在争宠问题上丝毫不让幼猫。普先生怜悯地说:猫老了挺可怜的,便溺有时都失禁,动作也缓慢了。那老猫似乎听了就不高兴,就地嘟哝起来。普先生赶紧说:我说的是你是全英国最美丽的猫,行了吧。那猫居然听懂了,嘴里叨叨着颠颠儿地离去。我们都会心大笑。

听过他的课,再听他在大会小会上的发言,感觉这位没有教授头衔的成人教育学院的讲师在劳伦斯研究方面其实是很有真才实学的。他没有教授头衔可能与他没读博士学位有关,这样的资历最多只能做到高级讲师而已。所以在职员列表里多数人要么有教授头衔,是讲师的名字前面也有个Dr.(博士),但他的名字前面是Mr.,但这并不妨碍他教授劳伦斯课程。

后来我才知道劳伦斯中心是他发起建立的,他在促进英国的劳伦斯研究方面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尤其在社会上普及劳伦斯文学做了很多实际的事情如组织研讨会,编辑劳伦斯研究会刊等。所以我看到诺丁汉发的悼词中特别指出他的很多贡献是不为人知的,只有圈内少数人知道。而我们这些外国人自然不会留意。我们去诺丁汉一般都是冲着世界上唯一的劳伦斯教授沃森而去。用中国话说普先生是“幕后英雄”。

我唯一与普先生的一次“正面”接触是那天诺大举行亚洲电影节,要放我的《混在北京》并且在放映前需要我讲几分钟小说与电影的关系等。偏偏那天普先生的课要到中午才能结束,而我的活动要在11点左右开始,我得请一节课的假出来。于是我就在课间跟他说明一下,旷一节课。他有点吃惊地看着我:你还是个作家呢。第二天他特别认真地当众问我:你怎么看待你自己,是小说家还是劳伦斯学者?这样直截了当的问题令我感到很不自在。我不明白他为什么那样问,尤其不习惯他用如此标准的英语抑扬顿挫地问,听起来似乎是要我说个明白,做个决断。

我就说我的大部分时间是研究翻译劳伦斯,应该说我基本上是劳伦斯学者。他听后居然显得释然。至今我也不明白他为何如此认真对待一个外国的访问学者,估计是觉得我用心不纯行为诡秘吧,可能他觉得在劳伦斯中心听课的人应该是绝对纯粹的劳伦斯学者才对,所以听了我的解释很表示释然,说明我不是来混时间的。

了解了他为劳伦斯中心的建立和发展做出的那么多鲜为人知的无声的贡献,我想我可能明白了他为什么特别那样问我,他怕此人是来镀金混身份的外行,或者他觉得此人就是打着学习劳伦斯的旗号而来实则另有图谋。这是出自为自己的研究中心声誉负责。而作为游学者,可能我说话做事都显得随便散漫,令他起疑。我这个毛病令许多专业人士所诟病,我是应该自省的。

即便如此,普先生后来慢慢了解我之后开始对我很客气,还专门送我一本他编辑注解的班奈特的小说《五镇的安娜》,说明他对英国中部的文学确实有独到的研究。《五镇》多被大家拿来与劳伦斯的很多诺丁汉背景的小说做比较,是其研究的一支重要干系。可惜我至今还没读,一直束之高阁,现在看来我要读了,算是纪念普先生。

标签:纪念劳伦斯学者普先生 往事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仅供免费阅读,版权归原作者或来源机构所有。如有任何问题请联系我们,会尽快妥善处理!

纪念劳伦斯学者普先生

更多人阅读了这些内容

  • 人到中年远离哪三类人,别把普通朋友当知己

    人到中年,本应该过着家庭幸福,有着两三个知己的生活,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我们越来越难以看清身边这些朋友的本质,但是我们可以清楚的知道,这三种人是我们要…...

  • 了解男人的方法,婚前该如何清楚的了解一个男人

    女人的婚姻是最终的归宿,所以,不管什么时候,都要好好的对待自己的婚姻,尤其是要谈婚论嫁的时候,女人更应该清楚的了解男人是什么样的心理,好了,下面就随小…...

  • 焦虑的妈妈,会让孩子更加不自信

    其实当了妈以后,想要不焦虑是不可能的,但焦虑的程度是可以选择的。因为说到焦虑的源头,无非就是怕孩子在某一个方面落在人后,想让孩子更多、更早的接触到各方…...

  • 爱是最有魔力的东西,爱情的七“E”要素

    还记得艾莉森那段十五年的“美满”婚姻吗?我给她的建议也正是我要给你们的:主动投身于爱情之中。不要变成爱情的受害者,或是面对爱情只能困惑不解。主动营造你想…...

  • 什么是恋爱恐惧症,患上恋爱恐惧症的男女表现

    生活中有一种人,一群男男女女,他们到了该谈情说爱的年纪,却不想要恋爱,也不喜欢去和一群人搞联谊,更是极其讨厌相亲,抗拒和异性有过多不必要的接触,相比社…...

  • 纪念劳伦斯学者普先生

    昨天一早醒来发现半夜的雨夹雪变成了鹅毛雪,洁白的春雪挂满枝头,感觉是千树万树梨花开。随之阳光灿烂,雪开始迅速融化,如同太阳雨一般,房檐树梢都开始滴水,下水道开始响起哗啦啦的流水声。不知怎么就感到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