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人都比较另类,传统道德的社会未产生过伟大的艺术

本文位置:男士喷剂> 情感生活 发布日期:2019/5/1 7:39:47 阅读了

伟大的人都比较另类,传统道德的社会未产生过伟大的艺术

产生过伟大艺术的社会都是由类似爱达荷州所要阉割的人们组成的。现在,美国所拥有的艺术天才大都是从自由一息尚存的欧洲输入的,但是欧洲的美国化已经使得欧洲非向黑人求教不可了。由此看来,艺术的最后故乡即使不在西藏高原,也是在刚果的某个地方。但是艺术的最后灭绝可能已经不是遥远的事了,由于美国给予外国艺术家们的慷慨奖赏,必将导致艺术的灭亡。

在过去,艺术具有一种普遍的根据,这根据所依赖的是生活的乐趣,而生活的乐趣则是依赖于性的某种自发性。如果性受到压制,剩下的只有工作了,但为了工作而工作的做法是不会产生任何有价值的工作的。有人搜集过关于美国每人每天性交次数的统计数据。数据表明,美国人性交的次数至少不下于其他国家。我不知道情况是否真的如此,所以我无法否认。

为了加罪于性,那些传统的道德家把性的作用归纳为性交,这是他们最具有危害性的谬论之一。据我所知,无论是文明人还是野蛮人,他们的本能都不会仅仅满足于性交。如果要使那种会导致性交的冲动得到满足,就必须有求爱、恋爱和伴侣生活,否则,虽然肉体的欲望暂时平息,但精神的欲望却而没能得到深切的满足。艺术家所需要的性自由是恋爱的自由,而不是那种通过陌生的女人去满足肉体需要的粗俗的自由。这种恋爱自由是传统道德家们所无法接受的。如果全世界在受了美国文化影响之后,艺术能够复苏,那么美国就必须进行改革,它的道德家必须减少一些道德,而它的非道德家却要增加一些道德。换句话说,无论是道德家还是非道德家都应当承认性具有更高的价值,而且应当承认幸福比银行中的存款更有价值。凡是去美国旅行的人感到最痛苦的,莫过于享受的匮乏。狂喜是暂时的解脱,而不是愉快的自我表现。先辈们过去常在巴尔干或波兰的村寨里伴随着管笛的乐曲跳舞,而他们的后代却终日坐在办公桌前,与电话和打字机为伍,虽严肃认真而又索然寡味。晚上,他们暗自喝上几盅酒,再听一点流行音乐,便自以为是在寻找享乐。其实,他们所寻找的不过是乏味工作之余疯狂而不完全的解脱。他们把钱财用于他们的身体的消遣,而身体中的灵魂早已变卖为奴隶般的生活。

我并不相信人生中一切美好的东西都与性有关这个观点。我不认为科学无论是实践上或理论上会与性有关;而且也不承认某些重要的社会活动和政治活动会与性有关。在我看来,导致成年人生活中各种复杂欲望的冲动大体可以分为几种。人类大多数行为都是从权力、性和父母的关系中产生的,只有自卫所必须的行为除外。在这三者当中,权力最为重要。一个孩子由于权力极小,所以他充满了得到更多权力的欲望。的确,他的大部分行动都源于这一欲望。他的另一个主要欲望是虚荣心——希望受到称赞,害怕受到批评和轻视。正是这种虚荣心使他成为一个社会的人,并且使他得到社会生活中所必需的道德。虚荣心是一种和性极有关系的动机,虽然它们在理论上是彼此分开的。但是据我所知,权力却是与性没有多少关系。一个孩子之所以能够致力于他的学业并锻炼身体,至少是因为像虚荣心那样的权力欲的促使。我认为,好奇心和求知欲都从爱好权力而产生的。如果知识就是权力,那么爱好知识就是爱好权力。因此,除了生物学和心理学,科学必须看作是属于性的情感范畴之外的。既然弗雷德里克二世不会死而复生,这一观念也只能是一种假设。假如他还健在,无疑他会做出阉割一个杰出的数学家和一个杰出的音乐家的决定,以观察阉割对于他们各自的工作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我估计对于数学家的工作的影响等于零,但对于音乐家的工作的影响则是无法估量的。如果我没有观察错的话,求知欲作为人类中极为重要的一项活动,已经逃出了性的势力范围,虽然它是人类天分中最有价值的成分之一。

我们可以这样认为,权力也是大多数政治活动的动机。我并不是说一个伟大的政治家对于人民的幸福是漠不关心的,恰恰相反,我相信他是一个充满父母之情的人。然而,除非他同时具有强烈的爱权之心,否则。他将无法维持实现政治计划所必须的工作。我认识许多热心公益事业的人,如果他们没有远大的个人抱负,他们将很难精力充沛地去实现他们所希望的那种利益。在一次紧要关头,林肯向两个反对他的参议员讲话。在讲话的开头和结尾之处,他都这样说道:“我是拥有伟大权力的美国总统。”毫无疑问,当他指出这一事实时,他是有几分愉悦的。在一切政治活动中,无论其目的是好或是坏,其最主要的两种力量就是经济动机和权力欲。在我看来,那种按照弗洛伊德的学说去解释政治的企图是错误的。

假如我们上面的话没有说错,除艺术家之外,大多数伟人所以能够成就伟大的事业,是与性是没有丝毫关系的。假如这种事业能够继续下去,并成为普通的事,性就不能包括一个人情感的剩余部分了。认识世界的欲望与改造世界的欲望,是社会进步的两个主要动力。如果没有这两种欲望,人类社会就会止步不前,甚至倒退。也许过分的享受会使认识和改造世界的冲动逐渐消失。当科布登想要动员约翰·布赖特加入自由贸易运动的时候,他所根据的是布赖特因丧妻正经历着悲伤。如果布赖特没有经历着悲伤,也许他就不会很同情他人的悲伤。许多人不得不追求抽象的事情,因为他们对于现实世界已经绝望了。

对于一个有能力的人来说,痛苦也许是一种相当有价值的激励。我认为,如果我们已经非常幸福了,我们就不会去追求更大的幸福了。但是,我并不认为,由于痛苦能够带来成果,人类的责任就是将痛苦带给别人。在99%的情况下,痛苦只能起到破坏作用;至于那1%,便是产生人类时自然的痛苦。虽然。某些难能可贵之士懂得如何避免悲伤,但是,只要有死亡,就会有悲伤。而既然有悲伤,人类就不应该以增加悲伤为己任了。

标签:伟大的人都比较另类,传统道德的社会未产生过伟大的艺术 另类的人 伟人孤独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仅供免费阅读,版权归原作者或来源机构所有。如有任何问题请联系我们,会尽快妥善处理!

伟大的人都比较另类,传统道德的社会未产生过伟大的艺术

更多人阅读了这些内容

  • 青少年其他心理问题,青少年的心理问题是什么

    青少年期是成长发育过程的一个阶段,也是人生迈向成熟的一个重要阶段和过渡期。但是由于这一时期的青少年身心发育不健全、自控能力比较弱,加上一些不良的外在因…...

  • 性感的女人性欲也强吗

    有人认为,性感的女人性欲也强。其实,这是不对的。性感和性欲本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但两者既有联系,也有区别。一般来说,性感指是否具有性吸引力,这是一种外部…...

  • 嫉妒心很可怕,别让妒忌心杀死你的爱情

    忌妒这种情绪就像是可怕的小恶魔,一旦它在你的心理开始滋长,不安、恐惧、愤怒等心情都会伴随而来,让你整个人都笼罩在乌云下。然而,爱一个人的时候,却难以控…...

  • 他/她是什么原因吸引了我,你爱她什么

    1.伴随着六月的第一个星期,夏天翩然而至,把伦敦变成了一个地中海的城市。人们从家中、从办公室里走出来,来到公园里,来到广场上。与炎热一起到来的还有一位新…...

  • 不要事事针对,学会在无关紧要的小事上妥协

    家是讲情的地方,不是讲理的地方,夫妻相处是靠妥协的;婚姻是一种妥协的艺术,是一对一的民主,一加一的自由。恋爱的时候,你要坚持,坚持你找到的这个男人就是值…...

  • 伟大的人都比较另类,传统道德的社会未产生过伟大的艺术

    产生过伟大艺术的社会都是由类似爱达荷州所要阉割的人们组成的。现在,美国所拥有的艺术天才大都是从自由一息尚存的欧洲输入的,但是欧洲的美国化已经使得欧洲非向黑人求教不可了。由此看来,艺术的最后故乡即使不在…...